丽江热线网欢迎您:) | RSS源
丽江热线 旅游 旅游线路 查看内容

丽江玉湖村游记:玉龙雪山脚下流露着尘埃堆积的痕迹

2013-6-9 10:10| 评论: 0|原作者: 云南古镇网|来自: 博客 【关注/分享】大号字

玉湖村,在玉龙雪山脚下,它老了,披着羊皮褂,拄着硬木自然形成的拐杖,说着絮絮叨叨的话,深冬的阳光照耀下来,枯黄的草野、温和的山脉、苍白凌厉的冰川,还有一无遮拦的蔚蓝,都有了一种永恒而发散的意味。

丽江玉湖村
我在村子里破碎的路上,周遭是一丬丬用砸烂的石头为墙,木头为骨架,青瓦为顶兴建起来的房屋,门庭幽深、宽广,院子闭合而花木扶墙。它们在这里聚集,它们把烟火沿袭。有的房屋已墙坍梁圮,流露着尘埃堆积的痕迹,越过石头和荆棘组成的几块地埂子,我看见巨大的桉树在小巷头挺直了身躯,我看见部落里的人用一匹白马拖着三根原木从路上过去,我看见孩子把池塘里的浮冰捞起来放在斜坡的石子路上,脚踩上去能划出好一段距离。几次拐角,就到了洛克故居,一处普通的民宅,依然是石头、木头和瓦片的结合体,门紧锁着,似不常开启,有锈来侵蚀。旁边一处残垣断壁上,晒着已经风干的萝卜叶,不知谁会来收取。没有风,村子里的霜已经褪去,倘若来得早些,恐怕白茫茫的一片已凝结在雨水曾敲打过的村庄的每一处地方,看上去就像是人类居住过的改造了的冰川。

洛克故居
从村子往山麓上行走,过了几片荒芜已久的土地,几块牧场,他们焦黄的模样,起伏中遮不住的苍凉。隔着一带针叶林,玉龙雪山就在雪线之上,冰川之巅,甚至看得见山体被侵蚀得瘦骨嶙峋,积雪欲隐。一条溪流从山腹中蹦出来,带着澄澈的响声。甚至溪边的草茎上都附着了巨大的冰晶,无数的冰棍就这样沿着溪流“绽放”。而时间是下午三点左右的光景。

玉龙雪山一角
我在雪山下的玉柱擎天景区,遇到了丽江木土司消夏的行宫、猎场,以及休闲的亭台楼阁,古木、砚池。一湖如玉,清冽无暇,倒映着雪影天光。一老杨,横柯蔽日,在湖畔顾影自怜,水蓝蓝。还有木屋,在湖边落叶林里,灰褐容颜。湖里一群群三文鱼在巡游,在追逐着紫外线打在水面上形成的波光。

玉柱擎天
从玉柱擎天从来,我遇见了去玉龙雪山更深更高处探险的马帮,旅途难免艰辛,我看见没有装上马掌的马蹄已磨损得和石头上凹陷的痕迹一样沧桑。赶马的玉湖村纳西族人,他们蜡黄、空空荡荡、风尘仆仆的面庞,以及粗糙的衣裳,联系起之前村子几乎“空巷”的情形和旅游咨询处那里标明的不菲的门票和骑马费用,我不确定我看到的是纳西人民生活简朴的风尚,还是投资商籍着旅游的魔掌压榨村民的廉价劳动力,攫取旅游资源中饱私囊。至少从远处看去,这个在坝子边上略微隆起的村庄,不像是被幸福笼罩的那种宁静、安详,孩子手上冻裂的伤口、菜地里空空旷旷、荆棘围成的篱笆有了“狡兔三窟”的模样。一种带刺有细小叶片的灌木,结满了血红的一片苦涩的小果子,在小山谷的草甸上。另一种带刺的无叶片的灌木,开满了白色的钝化的花儿,在干旱的断陷盆地的边缘,有营养不良的迹象。这是个有水而不滋润,残酷而壮阔的地方;这是个明媚澄澈而冷若冰霜的冬天,这是个广漠的寂静里散布着风干的伤痕的冬天。

荆棘果
黄昏,我从玉湖村赶往丽江古城,村外荒野茫茫,我回望,玉龙雪山十三峰在一抹残照里犬牙差互,像远古部落、城池的废墟的残骸遗留在这里,遥指着苍穹中的某些星辰,等待着被解除封印的那一天,尊崇神的召唤,重启战乱、烽烟。我回望,这一亩亩清寒,起风了天暗了。

玉龙雪山
上了车,还在流着鼻涕,不知道聚落里的人们是否正围在自家火塘前取暖,说着稀稀拉拉的话,一边煨茶,一边准备晚饭。我转身,随车驶入繁华。晚上想住在赵公馆,大资、奢华、高端,我听说还有束河后湾,更加不一般,但受到日间旅途的影响,决定不那么奢侈,甚至连朋友力荐的远山近水客栈都没去,于是就选了古城里较隐蔽的一处叫桃源雅舍的地方休息,在这个悠闲而优雅的地方,我辗转反侧,悠扬不起来,不是因为感慨,只是因为同一个地方的垂直景观与垂直人文如此对应对我的冲击不亚于把鲁迅和玉皇大帝排在一起。同样是生活的人,同一个坝子里的这种生活逆差我实在不容易承,毕竟中国没那么多贫民窟。多年以后,中国城市的城中村会不会变成贫民窟我不敢确定。但我知道,现实的美好和残酷一起并存。只有经历过蜕变,才有那羽化成蝶的梦境。等我入梦,梦见的是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玉湖村
而白天在蓝色里搁浅的那枚月亮,此刻把光辉抚慰我窗,照耀我胸膛。
法律声明:转载本站任何内容需注明出处、原作者、原网页链接。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