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热线网欢迎您:) | RSS源
丽江热线 服务 生活人文 查看内容

暖暖的家,记一个长居丽江的单身辣妈

2015-6-4 14:20| 评论: 0|原作者: 塔塔西

图文/塔塔西(丽江热线专栏作者) 本文谢绝转载

在很多年以前,在小暖还没来丽江的时候,她曾经的一个gay蜜告诉她说:亲爱的,你信不信,我能想象到你以后的样子。就在一栋酒店里,你跟某一个男人结束一场爱爱。没有开灯,也没有穿衣服,就穿了一件黑色的bar,还有一件黑色的小内内,很性感。你一个人走到玻璃幕墙前,点了一支烟,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就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大街上车水马龙。

我幻想以后的你一定是这样子的,你的人生一定是这样子的。那个时候的你还会有一个女儿,就自己带着。

Gay蜜说得很认真,言之凿凿,但没有谁能够预见谁的人生,更没有谁能够规划谁的人生。

或许闺蜜太过于了解小暖性格,有一点倒是说对了,多年后的小暖真的有了一个女儿,就自己带着。

小暖说:如果没有女儿,她会活得很轻松。聪慧漂亮如她,身边的追求者也会络绎不绝。

小暖说:如果没有女儿,她就还有力气去战斗。她会用一切的可能去捍卫自己的婚姻,用言语告诫那些意图不轨的女人,又用行动证明自己的优秀。

小暖说:如果没有女儿,她不会跟丈夫离婚,她会一次又一次地选择原谅。哪怕这一次又一次的原谅只换来丈夫一次又一次的出轨,那也在所不惜,只要她还爱着他。

她对丈夫的爱如痴如狂,可就是因为女儿,她选择了离婚。

很多女人大为不解。就中国的传统而言,多少问题夫妻在考虑离婚与否的时候,他们都会优先考虑孩子。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介于此,那些不再相爱的夫妻选择隐忍,就这么过下去吧。

可小暖呢?

小暖08年来过丽江,10年留了下来,但小暖的故事要从06年说起,或许更早。

07年,小暖的母亲过世了。白血病,病了有整整两年多。这两年间,小暖的父亲在病榻前没日没夜地照顾着爱人,尽心竭力,不离不弃。也就在母亲咽气的那一刻,父亲的脸上尽是从未有过的轻松。三个月后,父亲迎娶了另一个女人。很快,那女人又给小暖家添了一个弟弟。

再后面的故事就应了一句老话“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继母心”

小暖或许是被扫地出门,或许是离家出走,开始天南地北的流浪。又在08年的某一天,小暖来了丽江。也就是那一天,小暖爱上了丽江的天,爱上了丽江的水,爱上了丽江的包容,爱上了丽江的慵懒,爱上了丽江的白墙青瓦,爱上了白墙青瓦间的花团锦簇,爱上了花团锦簇下的匆匆路人,或匆匆,或怡然自得。

小暖找了一份酒吧服务员的工作,而那个人呢,就是酒吧的驻唱歌手。

从互相看不过眼到彼此倾心。这样的感觉如同是初春的大地,在厚厚冰雪的覆盖下,爱情在不知不觉中萌生。再等冰雪消融,那浓浓的爱意已经长成了一片绿荫,已经开花,就待结果。

小暖逛街的时候,她的目光总离不开男装。她会想象那一件衣服那一条裤子穿在男友身上的样子,然后不假思索地买下。

也因为男友说:他想要个属于自己的酒吧。小暖就倾尽自己的所有和男友开了个小酒吧。

小暖爱得疯狂,就恨不得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美好都给予那心间上的人。可那个人呢?又总以“艳遇”为幌子,一次次地出轨,一次次地背叛。

男友在不同的女人间来回穿梭,在多情和无情间流连忘返,可小暖还是爱他。

到两个人结婚的时候,面对那一无所有的新郎,小暖是幸福的,似乎,拥有了他,就拥有了全世界。

两个人裸婚,小暖随丈夫回了内蒙老家。在内蒙的时候,小暖怀孕了。新生命的降临给了小暖无限的惊喜,但对于丈夫而言,这便是无穷的压力。到小暖怀孕后,丈夫又出轨了。

忍无可忍的小暖让丈夫做出最后的选择。只要丈夫愿意,她就把孩子流了,各过各的生活。

当着小暖的面,丈夫表现出了十万分的不舍。可转过头,他又告诉小三说,是小暖拿孩子做要挟,是小暖死活不愿放手,又是小暖太过强势,让他失去了爱情的滋味。

这是每一个渣男的共性,两面三刀,朝三暮四,又刻意在小三小四面前抨击自己的妻子(女友)。把情感中的一切问题都归咎到女人身上,以此博取另一个女人的同情。这么说的时候,那些女人面对自己的插足行为,竟也会变得心安理得起来:看,你守不住婚姻就是你的问题,怪不得我。

到孩子出生的第七天,丈夫终于坐不住了。

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离开。

那一天,小暖对丈夫的所有爱土崩瓦解。她可以原谅丈夫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轨,但她不能接受丈夫对女儿的冷漠。她才七天大…她才刚睁开眼睛…她还来不及熟悉这个世界…她还来不及记下父亲的面孔…

那一天,小暖的泪水也绝了堤,可朋友告诉小暖说:不要哭,坐月子不要哭,这样对奶水不好。

一句话,小暖又硬生生憋回了泪水。

接下来的日子,小暖只能用度日如年来形容。

内蒙的冬天很长,白天很短,到三四点的时候,天色就已经渐渐暗淡,灰蒙蒙的,看不到蓝天,看不到阳光。每一天,小暖就和女儿躲在屋子里,昏暗的灯光让眼前的一切都变得如此模糊,滞闷的空气又让这一对可怜的母女越发孤寂,像是与整个世界隔离了,又或者说,她们被整一个世界遗忘。没有温暖,没有希望。

小暖在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她指了一下头顶上的那片蓝天:“我就是离不开这个,离不开丽江的蓝天,离不开丽江的阳光。”

到孩子两个月不到的时候,小暖逼着丈夫回了内蒙老家,两个人又手牵着手去办理离婚。

再然后,两拨人双双回了丽江,小暖和女儿,前夫和女友。

同在丽江,但两个人的生活再没有任何交集。即便是面对抚养费的问题,丈夫一拖再拖,拖到最后直接消失,小暖也是满不在乎。哀莫大于心死。对于这个男人,她早就绝望了。

裸婚裸离,对于这一场婚姻而言,小暖赤条条地来,又赤条条地去。她不在乎钱,可生活也少不了钱。没有积蓄,没有住所,又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儿…最难的时候,她连孩子的奶粉钱都是跟朋友借的。

她寄住在朋友的客栈,照顾孩子的同时,也顺带帮忙做事。

钱还没赚来多少,又被人赶出了客栈。

话说,是朋友和他女朋友闹了分手。话说,是朋友当时的女朋友的一个女下属喝醉了酒,跑到客栈指着小暖的鼻子大骂:你为什么要住这里,你凭什么要住这里?

小暖抱着孩子,即刻拖着大箱小箱离开客栈。

那是从未有过的无助,强忍已久的泪水禁不住潸然而下。那是小暖离婚后第一次哭,也是唯一的一次。

小暖说:如果没有女儿,她会堕落。

我可以想象到她堕落的样子,没日没夜地睡觉,没日没夜地喝酒,或许如她前夫那般,在不同的男人间游刃有余…

可她有女儿,容不得她放纵生活,容不得她放弃自我。

小暖梦想在30岁之前给女儿一个暖暖的家。一无所有的她跟朋友们借了不少钱,承包了一个不大的客栈,开客栈,又开了酒吧,甚至还在空闲的时候在酒吧楼下给过路的游客画纹身。

她用每一分每一秒去赚钱,却又从不疏忽对女儿的照顾。

在春节的那些天,小暖忙慌了。

她在客栈和酒吧间来回奔波。每一天,当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收拾完客房后,她就要原地满血复活,用自己十二分的精神来挑动酒吧的氛围。

除了应付客栈和酒吧的客人,她还要应付种种突发情况:自驾的客人被堵在半路上了,小暖就等到半夜;客人停在门口的豪车被撞了,小暖就四处奔波;她介绍给别家客栈的客人被人放鸽子,她又得给这一波客人满丽江地找客栈……反倒是一岁多的女儿格外省心。在客栈里,当瘦瘦小小的小暖独自一人奋力抖开被子的时候,女儿就扶着门框安静地看着妈妈;在酒吧里,当疲惫不堪的小暖给客人们斟酒,谈笑风生的时候,女儿就坐在吧台背后自己剥花生玩。甚至于,当女儿半夜里醒来,拉了一裤兜屎,却也不哭不闹只是小声地唤醒妈妈…就那个时候,女儿的省心也会让人格外痛心。

春节的七八天,小暖都觉得要崩溃要虚脱了。可只要女儿醒来,只要女儿需要她的时候,即便小暖的眼皮已经重地跟铅块一样,小暖也是笑着陪女儿说话,逗女儿开心。小暖并不觉得是亏欠女儿才那般好,而是真的爱女儿。她常说,女儿跟着她,她是什么命女儿就是什么命,她会用尽一切去保护她,如果命很差,只要不饿死,就还能过。

又一天,小暖在梦中见到了自己故去的母亲,母女俩在梦境中畅谈生活,却也隐隐约约听到了自己女儿稚嫩的呼唤…她如此迷恋梦中的感觉,那样美好,那样温馨。小暖久久不愿清醒,却也挣扎着醒来。她是个女儿,她也是个母亲。

再看孩子的父亲呢?

当女儿重病的时候,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他带着小三来医院露了个脸,仅仅是露了个脸,再无其他。

当两拨人在街头偶遇,他一声不吭地走过,就好像那女儿不是他女儿,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倒是那小三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哎呦,丽江可真小啊,什么人都能遇见。”

这么说的时候,小暖身边的朋友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打上一顿,倒是小暖不温不火:既然他这么选择了,不打招呼就算了。

小暖从不避讳在女儿面前提起前夫,却又从不给女儿灌输仇恨。她教女儿“妈妈”,也教女儿“爸爸”。因为爸爸是个歌手,当女儿渐渐显露出她在音乐方面的天赋时,小暖的脸上是满满的自豪。

而当女儿稚声稚气地问小暖:“爸爸,爸爸呢?”

小暖也只是长吸一口气,微笑着回答:“爸爸出去了。”

小暖是豁达的,她不愿把自己束缚在不幸的婚姻中,她更不愿把自己和女儿束缚在仇恨的人生中。她说,她从不后悔生下女儿,更不后悔爱上了一个浪子。

她把她的经历分享给别人,帮助和她一样的单亲妈妈。

她的人生未必圆满,但她的人生有着最别样的精彩。

事实上,小暖觉得她的人生还可以更精彩。每一天,小暖都会做白日梦,幻想曾经17岁的自己成了大明星;幻想自己成了有钱人;又幻想自己有了新的恋情。那个男人一定很爱她,也一定像爱她那样爱她的女儿。这些都是她认为能缓解自己压力的方法。

小暖说,她现在想做两件事情,一件是转让自己的酒吧,当她因为照顾客人而忽略女儿,导致女儿磕破嘴唇的时候,她就恨不得狂扇自己几个嘴巴子;另一件就是好好谈一场恋爱,她并不急于婚姻,也不急于是为了给女儿找一个新爸爸,她只是想要那种感觉,想要自己的生活再多一些色彩,多一些希望。

小暖要转让的酒吧在大研古城大石桥附近,酒吧不大,但地段好,已经有了固定客源。如果你对小暖的酒吧感兴趣,可以给小暖打电话:18687955875

如果你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对小暖这个人感兴趣,也可以加小暖的微信:missnana3344

生活总有阳光,就看你愿不愿意走出阴影。

(发稿编辑 shwan)
法律声明:转载本站任何内容需注明出处、原作者、原网页链接。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