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母亲节带你走进这群“折翼天使”妈妈的世界

2022-05-09 10:35:52 阅读量43971


有人说,她们是不够称职的母亲,因为工作,她们很多时候连家庭和自己的孩子都无法兼顾;也有人说,她们是天底下最伟大的母亲,因为她们的“孩子”有成百上千个。每一天,她们都需要全身心地将爱投入到这些孩子身上。 她们既是妻子,又是母亲,还是传道授业的师者,多重角色练就成了一个个既平凡又伟大的女性,教室是她们的家园,讲台是她们的舞台,教科书是她们领路的明灯,而学生就是她们可爱的孩子,她们就是长期坚守在特殊教育一线的女教师。


丽江市特殊教育学校成立于1998年,1999年开始招生,学校内有240多名残疾(聋哑、肢体残疾、智力迟缓等)学生,80%都来自农村,如今学校有64名教职工,其中45名教师为女教师。




“1+1=2 我用了一星期才教会他们”



     “其实可以说我是和学校一起成长的,大学毕业后,我就来到了我们学校工作,这20多年来,见证了我们学校的成长,也正见证了孩子们的成长。”杨秀菊是丽江市特殊教育学校党支部书记、校长,今年是她成为特教教师的第24年。


“我记得第一次到特殊教育学校当老师的时候,在刚刚收到课本时我很惊讶,特殊教育的课本竟然如此简单,甚至还暗暗庆幸,这么简单的教学内容,那应该很轻松吧,我应该几天就能搞定。但是当我走进教室时,我才发现,简单的1+1=2,这个问题对于我们特殊的孩子来说,就是一个弄不懂的问题,要如何跟他解释1+1=2,也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想想第一次教学,光‘1+1=2’我就教了大概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以后,班里面也只有50%的学生才弄懂。”杨秀菊说道。


面对一群特殊学生,使得刚刚进入特教行业的杨秀菊有些哭笑不得。为了更好地能和这些孩子沟通。她趁着下课的时间加紧练习手语,为了能更直接的了解孩子们的需求,她就住在学校和学生们打成一片,不管从学习上还是生活上,都能让学生第一时间找到她。



“虽然残疾 但他们人生不能打折扣”





   

“我觉得对有自身障碍的孩子来说,他就像一张白纸,你在上面留下什么标记,教给他们什么样的知识,引导他们做怎样一个人,他们就会变成那样,所以需要我们用更多爱去填满他们,耐心的引导他们走向更好的人生,虽然他们身体残疾,但他们的人生,不能打折扣。”杨秀菊告诉记者。



这几年,随着聋哑生逐渐减少,特教妈妈们又加入了培智教育的大军,教育那些生来有智力障碍或者患有自闭症、精神疾病的孩子。这些孩子与生俱来的缺陷、思维的迟缓,让她们在工作时不得不化身“保姆妈妈”。


“有的孩子不知道主动去上厕所,因此到点了我们就得带着他去;有的孩子不会抓筷子,我就用勺子一口口喂给他吃,甚至一些年龄大的女孩子,到生理期了,她也是不知道如何处理,所以我们老师也要协助她和帮助她处理。所以说,在这个时候,我们更多的就像孩子的保姆一样,但是,我觉得很庆幸的是从我们学校开办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位老师是在中途就退缩的,现在甚至我们一些年轻的90后女教师,面对这些培智孩子需要处理他们生活上的问题时,她们都从来都没有说过累,也没有想过退缩。”杨秀菊说,这些孩子本身行为不受控制,如果作为老师不能好好照顾、引导他们,她们又如何对得起这份职业呢?




“残而有志、残而有德、残而有为”






     2012年以前,学校只设立了小学部,很多孩子在读完小学以后年纪还很小,没办法到正常的学校接受初中的知识,只能又回到农村,老师们这6年的辛苦教学和培养就白费了。



“在各级政府和爱心人士的关心关爱下,2012年我们学校开始有了初中部,这样很多上了小学的孩子,就直接可以到我们学校的初中部进行学习。老师们也一直在考虑,虽然孩子身体有残疾,但是,作为老师在教学方面更注重品德和生活自理方面的教育,我们也希望他们通过自己的双手自食其力,可以正常的融入到社会生活当中,所以从2017年开始,我们学校有了职高部,这样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可以到我们学校读书,老师会根据他的特点和他的特长制定完整的教学计划,同时进行一系列的康复训练,在初中毕业以后,对他们进行职业教育。现在的职业教育包括面点、美发、烹饪、民族服装、绘画、手工制作等,我们也希望我们学校的孩子能够一专多能进入社会自食其力,不要空着双手等着别人来帮助,让他们活得有尊严。”杨秀菊说。




“对于自己的孩子来说,我也许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当提到学校里的孩子和教师们时,杨秀菊眼里充满了光和爱,但说到自己的孩子时,她却流下了眼泪,她说,自己也许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这24年来,杨秀菊的儿子和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妈妈您什么时候回来?”,24年来,杨秀菊为了对得起这份职业,肩负起身上的责任,全身心的付出都给了特殊学校的孩子们,但是对于自己孩子,杨秀菊觉得她亏欠了很多。

“我儿子今年已经上高二了,我很清楚的记得,学校刚刚开办的时候条件特别困难,我们老师几乎24小时都是在学校里度过的,能陪自己孩子的时间就更少了。我儿子上小学时,同班级的同学已经趁着假期四处游玩,领略山河,开拓眼界了,因为我工作的原因,我儿子几乎是没有出去游玩过的,但他从来都没有和我抱怨过,我记得有一次我和他提出假期去外面游玩的想法,我问他想去哪里?他说,‘妈妈,其实丽江的很多地方我都还没去过,我们就在丽江玩吧。’当时听得我既心酸又感动,我的孩子这么理解我的工作,但我作为一位母亲,却不能常常陪在孩子的身边。”杨秀菊说道。




简单的句子、日常的加减乘除、简易的手工,这些教学内容对于许多教师而言,轻而易举,然而,特殊学校的老师却需一遍遍放慢语速,不厌其烦地引导学生不断重复与练习。孩子一点一滴的进步,温暖着杨秀菊和特教老师们,她们也希望能够像太阳一样,将自己感受到的暖意化作阳光,照亮每名“折翼天使”前行的路。


记者/杨四娟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88-5112277
地址:丽江市古城区太和路108号丽江文广大楼